奧立佛·雷斯樂+達利歐·艾塞里尼,影片,94分鐘,2010
Oliver Ressler & Dario Azzellini, film, 94min, 2010

| More


〈建設中的自治區〉影片簡介 Comuna Under Construction

›››› English

奧立佛·雷斯樂+達利歐·艾塞里尼:建設中的自治區

文/ 柯林·培利

本文原載於英國2010.12-2011.1的《Art Monthly》

拉丁美洲對你有何意義?據傳,美國前總統尼克森曾說:人們「根本不鳥那塊地方」。相反的,對大部份左翼來說,拉美是社會主義的明燈。從1990年代中期到2000年初,觀察者跟隨墨西哥本地的薩帕塔(Zapatista)運動,許多人認為其局部的成功,為霍洛維(John Holloway)、哈德(Michael Hardt)與內格里(Antonio Negri)自治論之潛力的明證。之後,火把傳給了另一位相當不同的人物,具魅力又重實務的查維斯--委內瑞拉總統與波利瓦爾運動的首領。相關的一系列紀錄片有巴特萊(Kim Bartley)與歐布里恩(Donnacha O'Briain)充滿活力與驚奇的〈不會播出的革命〉(The Revolution Will not be Televised,2002),皮爾格(John Pilger)傳教式的〈民主之戰〉(The War on Democracy,2007)以及奧立佛史東(Oliver Stone)主流的〈國境之南〉(South of the Border,2009)。而雷斯樂與艾塞里尼的三部片則少為人知:〈建設中的自治區〉、〈五座工廠-委內瑞拉的工人自治〉與〈委內瑞拉的底層革命〉,三片都近距離地觀察到委內瑞拉平民的日常生活。

在〈建設中的自治區〉中,里斯樂與艾塞里尼避開查維斯的狂熱,觀察這場運動中草根的一面。在整個委內瑞拉,行動者已建立了數千個社區委員會,公民在其中討論地方事務,並尋求日常問題的解決之道,這些社區委員會更可集結為片名所說的「自治區」。賈奎琳·艾薇拉(Jaquelin Ávila)就是這樣的行動者。在片中,我們跟著她的腳步,看著她如何為成立新的社區委員會而於卡拉卡斯(Caracas)郊區奔走。地方居民希望有能運作的污水系統、地產證明文件以及網路,要達成這些目標顯然需要鼓吹行動和特別的實驗:艾薇拉告訴一名當地男子:「如果你有意願做,我就會支持你」,並向人們保證,他們會得到鄰里的社區委員會「埃米利亞諾埃爾南德斯」(Emiliano Hernández)的協助,這個委員會已成立了三年。艾薇拉充滿自信地談到那裡已裝有排水道、防塌牆,還把泥屋改建為磚造屋。

大多數行動都是完全自動自發。而且,雷斯樂編輯過的影片只是這些行動的小小部份--它是從數百小時的紀錄影像剪輯出來,以手持攝影機長鏡頭拍攝。不過,有幾個片段可能會讓觀者懷疑我們得到的並非真實、未經安排過的中立印象。例如,當雷斯樂與艾塞里尼的攝影者進入「埃米利亞諾埃爾南德斯」社區剛完成的屋子,情況看起來有如宣傳片:屋主米儀感謝上帝賜予查維斯,並談到她有多麼開心。紀錄過程的破壞性邏輯在影片的另一部份更加明顯:拍攝者決定到鄉下拜訪農業社區,「埃米利亞諾埃爾南德斯」社區得到消息,派了一位代表跟著拍攝者同行,要去與「農夫」社群建立貿易關係。儘管如此,雷斯樂與艾塞里尼並不停留這些點上,他們在意的是,要讓拍攝對象直接對鏡頭發聲--例如,不加任何後製的旁白--而且拍攝者退到畫外並不是要作幕後控制者,而僅是單純地要讓委內瑞拉人為自己發聲。

〈建設中的自治區〉包含三個部份:兩段在城市裡,一段在鄉村。後者中,我們看到一群人討論「革命的」社會主義的變革將如何改變佃農的苦難,讓他們抵抗跨國公司和中間商的力量。與國家的關係是一個重點:一位發言者說,「縱然我們支持這個進程和總統,但我們是自主自治的」,另一位提到「總統說我們這些種田的不只是農民,也是公民」。查維斯在2007年講過類似的話:「社會,也就是人民,要從國家手上奪回權力。權力應該在人民手上...人民的時代已經到來」。但現實是,國家賦與人民權力,而且,這個過程完全不是古典布爾什維克式的流血革命。伊恩·布魯斯(Iain Bruce)的書〈真實的委內瑞拉〉(The Real Venezuela,2008)對這種較開明的司法架構有深入的看法:
「土地所有權的集中於少數人是委內瑞拉歷史的詛咒。大地主必須要消除。但查維斯總統堅持,不需要征收他們的地, 更不會没收充公。2001年制定的土地法中,對閒置土地提出一種懲罰稅,以此鼓勵大地主把多餘的土地交給農民合作社。」

在卡拉卡斯都會區西北邊的佩塔雷(Petare)中一個較具戰鬥力的自治區裡,一場辯論圍繞著人們對該國官僚與大企業特權所產生的失望。第一位發言者談到「因為國家機關的無能,我們越來越不相信你們」。她告訴聽者,負責自治區的公機關經過數次重組,成為行政的夢魘,草根運動工作遭嚴重拖延(發生危機的不止是自治區人民的信任,還包括這個區域貧困者的福利與改善)。她大罵負責官員,威脅要召開記者會,訴諸委內瑞拉人民,當然,還有查維斯。這些畫面揭露了自治運動和雷斯樂與艾塞里尼的中心議題:憲法與行憲機關、靈活的小團體與臃腫的國家機制之間的緊張關係。這裡的問題是:中心化的官僚機制與去中心自治區的諸眾如何共存?他們是否能夠協同工作?答案已昭然若揭。

柯林·培利是倫敦的作家與評論者


影片簡介

「我們要作自己的主人,我們才知道自己要什麼、我們的社區發生什麼事」,歐梅拉·佩雷思(Omayra Peréz)充滿自信地說。她希望說服自己所在的社區--位於卡拉卡斯(Caracas)山坡上的貧困區域--去成立「社區委員會」(Consejo Comunal)。委內瑞拉有三萬多個社區委員會,居民透過集會集體決定地方事務。支援歐梅拉的是鄰近貧民區「埃米利亞諾埃爾南德斯」(Emiliano Hernández)的行動者,其社區委員會已成立了三年。那裡的居民打算透過政府的「巴里歐阿登托任務」(Barrio Adentro)請來一位醫生,提供免費醫療。他們還得到補助金可以翻修房屋,並將十多棟鐵皮屋改建為全新的房舍。這些行動者與種種事務,透過社區委員會組織起來。藉由地方自我組織,居民自行選擇成立主題工作團隊,並在集會中決定事務。

多個社區委員會可以集結形成自治區(Comuna),最後可再形成自治市鎮。本片〈建設中的自治區〉走遍卡拉卡斯山坡,位於鄉間的巴里納斯(Brinas)濕地平原的貧民區,追縱這過程的進展。這些議會是從底層建立起來,加上公機關的協助,透過自我管理去改善現況。在一場預備成立「安東尼奧何賽德蘇克雷」(Antonio José de Sucre)自治市鎮的集會裡,來自「埃塞基耶爾薩莫拉農民陣線」(Frente Nacional Campesino Ezequiel Zamora)的拉蒙·維里戈(Ramon Virigay)提醒各社區委員會的列席代表:「即使我們今天需要靠政府機關,也是為了讓我們明天能夠獨立發展。我們不能永遠依賴國家」。因此,這場會議是要建立自己的生產與配銷架構,以達到自治的目的。

人民集會是本片〈建設中的自治區〉的中心元素。開頭是位於卡拉卡斯貧民區,組織建全的「埃米利亞諾埃爾南德斯」社區委員會,然後介紹到鄉間的巴里納斯地區人民有意成立自治區與自治市鎮,最後結束在佩塔雷(Petare),卡拉卡斯的龐大貧民區,有29個社區委員會有意集結建立「馬卡自治區」(Comuna of Maca)。它是否有可能整合在一起,完全自治?所有社區委員會的發言人,對此提出了正面與負面的經驗。在佩塔雷的集會裡,草根行動者尤絲梅莉·帕蒂諾(Yusmeli Patiño)指責政府高層代表:「因為國家機關的無能,我們越來越不相信你們」。但仍有公機關的人員盡全力與基層人民一同作決策。底層與公機關之間的關係,有合作也有衝突。但是社區委員會也有內部難題,他們得學習如何參與。人民要真正地成為自己生活與環境的主人,這條艱難的道路上有進展也有障礙。

本片為西班牙文發音,中英文字幕。

● 概念、訪談、剪輯、製作:Dario Azzellini & Oliver Ressler
● 攝影:Volkmar Geiblinger、Oliver Ressler
● 錄音、聲音編輯、編輯總監:Rudi Gottsberger
● 製作助理:Adriana Rivas
● 影像編輯:Markus Koessl、David Grohe
● 經費補助:Bundesministerium für Unterricht, Kunst und Kultur; Kulturabteilung der Stadt Wien; Stiftung Umverteilen; Rosa Luxemburg Stiftung; Solifond der Hans Böckler Stiftung; Fraktion die Linke im EU-Parlament; Bundestagsfraktion die Linke; Netzwerk e.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