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長蓉 WU Chang-jung

2010.08.07

吳長蓉,1984年生,目前在台南、屏東生活及創作。

目前就讀於台南藝術大學造形藝術研究所,致力於當代藝術創作。為2010文建會與畫廊協會共同主辦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MIT台灣製造 – 新人推薦藝術家,2010年獲高雄獎新媒體類優選。參與「香港藝博ARTHK10」、「Eslite Showcase‧新星舞台櫥窗展」、「第二屆時尚當代水墨新秀獎聯展」等等多項聯展。主要媒材以新媒體、實驗水墨、空間裝置為主。作品與生活息息相關,2009年開始進行一系列受金融風暴影響下開始養豬的日常紀錄片,並創造出屬於自己風格的紀錄片形式。

〈豬五花〉,2010,紀錄影片,投影及聲音裝置 (聲音為音樂創作者林強所作)「豬五花布」是吳長蓉進入南藝後的第一件作品。

參展作品: 〈豬五花〉 創作自述

「豬五花」是我替家中所飼養,健康的豬隻所取的名字,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拿攝影機,第一部自拍的紀錄片。這部影片紀 錄金融風暴後,因原物料不斷上漲,導致家中經濟上的問題,使我從千金變成養豬千金的生活片段。

豬舍對我而言就像是一個萬花筒,紀錄片中的 各環節,都是我和家人每天在豬舍所期待所有豬的「健康表現」。

我把和家人每天所期待,「健康表現」的畫面,編織成如萬花筒般的紀 錄片。希望能在經濟不景氣的困境下,「豬五花」的自拍紀錄片,能帶給爸爸媽媽心靈上和視覺上一些些的快樂與滿足。
我先用相機拍攝,每天所 期待的:「健康豬」的表現,然後想要製作一系列「遠看是一大面的花布,近看發現是一圈圈的小豬的靜態影像作品」。

製作出上方第一張影像作品時,我發現這些作品應該要像真正的萬花筒,會不斷變換花色,如此更能表現我對豬舍是萬花筒的想像。於是我向所辦借了攝影機,回家中的豬舍,真實地紀錄了幾天,同時也摸索剪接軟體,趕在南藝新生展前,製作出第一件自拍紀錄片「豬五花」。

這部作品叫做豬五花,豬五花是我替家中健康的豬所取的名字,2008年家中原本的飼料工廠事業受到整個大環境影響,原物料不斷上漲之下導致家中經濟上出了狀況,為了克服經濟問題因此把飼料事業給暫緩,轉投入養豬這副業,以便有效處理飼料工廠的剩餘存貨。而在為了節省一切開銷之下也把豬舍的員工都辭去,從此擁有兩千多頭豬的豬舍,所有工作都落在我和爸媽的身上。為了家計,我脫下水晶指甲換上雨鞋,全心全力到豬舍幫忙。2008年到2009年除了家中經濟上有了很大的改變外,我也有很大的改變! 我總自嘲自己「從千金變成養豬千金」。

在豬舍,每天大量勞力工作中,我和家人每天所期待的就是豬群們都有健康的表現,健康的豬會繞著飼料桶旋轉進食,由此讓我覺得,豬舍就像是一個萬花筒!

我紀錄了每天工作中所期待的健康豬表現畫面,並將紀錄畫面編織成想像的萬花筒狀。炫目的萬花筒畫面健康的豬群不斷出現、旋轉,呈現出我和家人希望豬群保持健康讓家中經狀況好轉的期望,也企圖希望能在這部紀錄片當中,健康豬群炫麗萬花筒畫面不斷呈現之下,可以多多少少減輕家人面對經濟狀況上的壓力。

參展作品: 〈SLOT MACHINE〉 創作自述

「SLOT MACHINE」這部作品記錄了我在豬舍工作中很重要的各配種生產環節。
在自然交配狀態下,一隻健康的母豬可以生出大約6~9隻小豬,而人工授精可以讓母豬的生產數提高到10~21隻不等,一隻小豬剛生出來約有一千元左右的價格,因此為了提高豬場經濟效益,人工授精已經漸漸取代了豬隻的自然配種方式,每一次的人工授精需等待六個月母豬生產完才能知道是否有成功。面對經濟壓力在這人工加趕催促到等待產量成果揭曉的過程中,我執行配種這工作如同玩吃角子老虎機一般。

此部紀錄片延續了我對豬舍為萬花筒的想像,並藉由SLOT MACHINE的形式來表達我於人工授精、自然交配授精,這兩項豬舍重要工作中,等待成功結果的情緒與想像。

pig_kaleidoscope_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