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廣宇 TSUI Goang-yu

2010.08.07

一直以來崔廣宇試圖以生物學的脈絡去回應人與社會系統之間的適應關係,並透過行動來重新定義或者質疑我們所處的體制系統,藉由超出常態標準的行為與試驗,來建立一套適應環境與重新定義現實的方法,藝術家將這樣的行為視為一種衡量環境寬容度的媒介,並企圖將某些存在於體制以及人與環境間的關係,以不斷重複的親身實驗來突顯某些我們習以為常的社會價值與現實環境背後的荒謬性。從95至06年的創作過程裡,崔廣宇逐漸將這種以行動介入生活環境的行動,賦予某種系統化操作的示範性意義,透藝術家本身的行動與環境互動所產生的對比提出某種社會介入的軌跡與參照,除了看似荒謬的行為之外也讓整個行動的發生變成一個提問,藝術家稱之為「捷徑」,一個用來探測與發掘隱藏於當下體制環境裡的另一個系統的捷徑,這種對於周遭文化與社會的測量與提問,在崔廣宇的作品裡成為主體介入和改造與環境之間關係的媒介與方法,或者說這是一種轉換現實的方式以及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尋求縫隙穿越於體制或是環境障礙的觀念與示範。

展出作品: 〈隱形城市:利物浦精神〉

在這個與城市維繫著想像關係的系統裡,崔廣宇依然維持著現實中的身分,並透過發現這個系統的缺口;這個缺口可能是某種行為或環境的曖昧非正規結構,以游擊式的行動介入挖掘更多潛伏在日常生活與都會環境的隱形系統。隨著藝術家在不同城市間的遷徙,這個概念也隨著不同的城市環境而在轉變並廣泛地涵蓋在過去幾年的創作中。2002「表皮生活圈」系列,捷徑是一種快速滲透不同生活圈的特殊技巧,藉由偽裝與保護色來融入不同的都市族群與背景,滿足快速跨越各種場合與身分限制的想像,並且將生物學中的「擬態」,透過不斷依環境而改變外表樣態的行為實踐來暗示過分依賴表面價值的環境描述與嘲諷,2005年的「城市精神」到2006年為利物浦雙年展而製作的作品中,捷徑這個概念則發展成為對於都市中模糊性質空間的替代性使用方案,行動者以行為的介入來改變原本環境的刻板定義;停車場旁原本用來禁止人行的鵝卵石鋪面變成了亞洲常見的腳底按摩步道,原來不方便行人穿越的馬路被藝術家放置了移動性的行人穿越道提供想過馬路的人使用等等。

這些例子透露出藉由發覺都會環境的第二層意義來對於常規都市空間進行的定義轉換,甚至可以說,這是主體利用環境的潛能進而營造出適合自己生存的環境而採取的都市策略,這些在生活周遭與都市角落,經過人與環境互動磨和所產生的邊緣、非正規系統逐漸成為我作品內容的核心議題,行動本身除了揭櫫與環境周旋的過程外也讓思考與豐富城市系統的面向變得具有挑戰性。

目前這個關於城市的計畫仍在發展當中,從台北、倫敦、利物浦到阿姆斯特丹,行動的觀念也漸漸從展現主體對外在環境的遷就與適應,轉變成為直接面對體制與都會系統的交鋒,這個議題也會隨著主體的再度遷徙而在某個城市角落找到與其相對應的環境。

massagestreet_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