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除前夕-論壇與聲音表演》第二部份 -陳界仁策劃

在去年底的論壇與跨年聲音表演之後,於拆除中的現場裡,陳界仁邀請黃孫權與王福瑞參與本次活動的總結主講與聲音演出,並以簡單的餐點招待觀眾一同於現場用晚餐。本活動結束後,〈幸福大廈I〉的片廠場景將完全拆除。

日期|2013.2.5
地點|陳界仁〈幸福大廈I〉樹林片廠(新北市樹林三俊街115號﹝一品建材廠內﹞
時間|2:00pm 黃孫權-「歷史即『診斷』」
3:30pm 開放討論
7:00pm 王福瑞聲音表演與晚餐

論壇題綱

黃孫權-「歷史即『診斷』」

「我們難道聽任社會科學將文學、人們與愛情一起造就的最高經驗,簡化為我們對娛樂的探索,而無視我們的生活意義?」D. Sallenave , Le des Morts(死者的遺產)(Paris galimard, 1991)

藝術排斥社會科學對其進行的理性分析,唯恐喪失無以言喻的感覺與創作動力,但同時卻從哲學等人文學科汲取各種主義,來解釋自己的生產邏輯與主體性,豈不矛盾?難道智性的分析,不是對藝術經驗與它共同生產的樂趣提供最好的辯護,最豐富的養分?抑或,在我們的經驗中,台灣的社會科學總是操作型批評藝術,淪為意識型態的再生產或政治正確的教條主義,而使得得藝術界排斥?這攸關著台灣藝術的現代性主體的歷史化論證。就歐洲而言,是從文藝復興時期至1840年代左右才完成;就美國而言,是冷戰結構由CIA促銷抽象表現主義與半殖民地的「使館藝術」將全球藝術中心從巴黎搬到紐約;就台灣而言,九零年代伴隨著藝術大學升格、威尼斯雙年展與建築雙年展、台北雙年展、制度化之補助機制,與2000之後沾了中國熱而興起的藝術市場,「藝術主體性」方才成為流行用語。我們如何面對歷史與空間的差距?亦即其(新自由主義)論述空間化的過程? 在本次論壇中,我將進行一點有野心的「猜想」。其一,檢視九零年代資本如何「打開」台灣社會及其對文化藝術「形構」作用;其二,建立一個可以解釋感性材料的知識關係系統,對藝術進行解密工作,歷史化美學論述,以解釋藝術「非現實化」的真實效果。因為,歷史即診斷,社會政治的過程知識是關乎藝術實踐的知識 。
黃孫權簡歷

高師大跨領域藝術研究所助理教授,破週報總編輯。曾參與多項社會運動,在高雄成立「搗蛋藝術基地」,籌劃以田野調查為基礎的展覽,如《覹空間》、高美館的《侯淑姿個展 ─ 望向彼方亞洲新娘之歌》、高雄勞工博物館《跨國候鳥在台灣》、旗津貝殼館的《複島》等。著有《綠色推土機》,譯有《自己幹文化-英國九零年代的派對與革命》。
王福瑞簡歷

台北藝術大學 「藝術與科技中心 (Center of Art and Technology)」未來聲響實驗室主持人。主要專長為聲音藝術、互動藝術。1993年成立台灣第一個實驗音樂廠牌和刊物「Noise」,2000年 加入「在地實驗」,是台灣媒體藝術發展中少數以團體實驗室方式進行數位藝術的實驗、實踐與探討,是早期少數以即時互動為主的創作實驗團體,並推動「異響 /Bias」聲音藝術展與「台北數位藝術獎」聲音藝術類別,將聲音藝術推展成國內數位藝術具有特色的領域。近年策展「台北數位藝術節」,2008年起策劃 「超響」聲音藝術展演,帶動國內新一波數位藝術發展。近十多年來一直致力於聲音藝術、數位藝術的創作與推廣。

「重見/建社會」系列展覽之九

地點:「幸福大廈I」樹林片廠(新北市樹林三俊街115號﹝一品建材廠內﹞[地圖] )

時間:2:00pm 黃孫權-「歷史即『診斷』」
   3:30pm 開放討論
   7:00pm 王福瑞聲音表演與晚餐

主辦:立方計劃空間 
聯合主辦:台北當代藝術中心 TCAC

「重見/建社會」系列贊助:

< >